一眼识破你,亮亮视野用“移动视角”攻破警务难点

亿欧网 中字

2014年,可以说是AR、VR故事讲得最热闹的一年,但如今喧嚣过去,AR、VR因体验不佳、成本过高等,又默默沉入到研发与行业的磨合中去。四年时间,行业的故事虽不再热烈,却有企业坚持着改变“交互方式”的初心,慢慢完成华丽的转身。

近期,亿欧采访了亮亮视野,这家四年内完成了上亿融资的AR企业,正在用他们的力量塑造一种新的交互方式,并慢慢改变着安防行业。

亮亮视野成立于2014年,立足于通过AR技术驱动下的“第一视角交互”变革商业视界。推动人机协作,助力安防、工业、医疗等行业,实现智能化升级。

AR风口下,以第一视角赋能新的警务交互方式

2012年谷歌眼镜横空出世,AR闯入了公众的视野。2014年AR大规模兴起,开始在人们的生活圈中快速蔓延。这一年,毕业于英国伯明翰大学、有15年IT从业经验的亮亮视野创始人吴斐,也刚好对AR有了自己的想法,他聚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,成立了现在的亮亮视野。

新科技层出不穷,吴斐为何独独钟情于AR?对于这个问题,吴斐的回答显得十分“初心”,他想要打造一种比手机更好的交互方式。“当时我就在想下一代交互设备是什么,它一定会和我们的视听紧密相连,而眼镜就是非常适合的形态。”

在安防领域,AR作为基于“第一视角”的交互方式,前景更为可期。一线警员在执法办案过程中,经常要捕捉第一现场的信息。但既有的城市监控点属于固定监控点,只能对固定目标或有限监控区域进行监控,且突发事件地点、时间过于随机,阻碍了警方快速反应和执行。在某些重大事故现场,警员还需和后方指挥中心联动,指挥中心需要实时了解现场情况,下达指令,快速调配警力和协调多单位协同作战。

而采用AR警用智能眼镜,则能进行“第一人称视角”的识别和判断,并进行各方联动。于是,安防警务,成了吴斐最看好的AR应用场景之一。

不过此时的AR方兴未艾,有了愿景以后具体怎么走,还要自己从无到有来铺路。

为了这个看似小、却比一般机器人更为复杂的AR眼镜,吴斐和团队自己定义眼镜的芯片和算法,找了几十个零部件供应商,还自己设计和定制了十多个结构组件。

“我们1g、1g地往下慢慢砍眼镜的重量。芯片做好后,发现算法跑不动,又重新做协议、定义整个框架。当时,我们已经很确定,这个技术做到这个程度、应用到这个场景,肯定可以达到。”

GLXSS ME智能警务眼镜,第一视角带动下的人脸识别

但对于这些满怀信心的创业者来说,AR行业本身发展并不乐观,2014年的风口渐渐吹过,行业普遍陷入了体验差、成本高的泥淖。“画大饼”容易,但在技术还要回炉再造的情况下,逆势而上,打开技术和商用的大门却很难。

吴斐何尝并不清楚这一点,在体验不佳的弊病下,AR眼镜首要攻破的难题就是“轻型化”问题,这也是合作伙伴在实际场景中总结出的第一大需求。

为了给用户最舒适的佩戴体验,吴斐和团队投入了非常多的精力,从第一个原型机的45g,一路减重,设计师、结构工程师、硬件工程师与供应链整整拼了两个月。最后,“我们把AR眼镜做成分体式的设计,将眼镜上面的零件做全部优化,最终只有33.4g,和普通眼镜差不多重。”

在不断对AR眼镜的打磨中,2018年1月,亮亮视野推出了新产品GLXSS ME。这款全球首款搭载AI芯片的“人工智能”AR眼镜,重量达到33.4g,支持长时间佩戴,同时应用了自主研发的基于端计算的神经网络推理框架。

这款新推出的AR眼镜,在公安领域一经投入,便大受欢迎。一线民警佩戴上GLXSS ME,在将眼镜对准人脸时,就能自动进行识别,显示出执法相关信息,一旦发现犯罪嫌疑人员会自动报警,随后巡逻人员将信息快速反馈给指挥中心,进行持续锁定,进而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快速打击。

GLXSS智能眼镜与后台数据相连接,可对不同犯罪嫌疑人进行智能识别,从识别信息到发出预警,最快只需要1秒钟,确保警方更加快速发现处置违法犯罪人员。

亮亮还形成了一整套移动警务解决方案。该方案集成了亮亮视野自主研发的离线人像识别技术,以及高性能、低功耗的神经网络推理框架,帮助用户快速准确的进行识别研判重点人员、离线布控、人证合一、人像和车牌比对、远程调度和协同指挥。

2018年春运,郑州铁路使用亮亮生产的GLXSS ME警务智能眼镜,查获涉嫌拐卖人口、交通肇事逃逸等重大刑事案件的网上在逃人员7名,及冒用他人身份证件的人员26名,受到了海内外主流媒体的大量报道。

亮亮凭借实力,交上了一份“亮眼”的答卷。

新一代交互革命的前夜:聚焦、发散、再聚焦

起步并不算最早,但发展却远超同一赛道上的其他AR企业,在行业普遍低迷的状况下,也开创出了自己的市场化道路。

作为赛道上的领跑者,吴斐给出了“聚焦、发散、再聚焦”的发展策略,即发现一个领域,就先聚焦一个行业,做出较为成熟的产品,投入实际应用;然后再发散到不同的行业领域,形成一种可持续的价值;最后再进行聚焦。

而吴斐“聚焦”的自然是他坚信的“第一视角”和下一代交互方式的变革。就如在公安领域所做的一样,吴斐认为GLXSS ME最大的特点是可以提供一种“移动视角”带来的便利,没有移动的视角,就还要需要大型的机器进行传输,人和数据的交互还是断裂的。

而有了GLXSS ME,不必要求人走到摄像头下进行识别、警务人员通过电脑屏幕进行判别、再将指令传输给一线民警的硬性流程。吴斐对于GLXSS ME的期待,是希望它可以变为一把“武器”,能够让人们“忘掉技术”,直接提高人的识别和反应能力,自然的变成人的一部分,让数据直接为人赋能。

“发散”的则是安防、工业、医疗等不同场景。在发散之余,亮亮也主张对行业进行精研。

吴斐解释道,“我们会到新疆阿克苏温度高到要带“脸基尼”的地方去看安防场景;到摩托车都进不去、只能骑马的地方去看石油场景;在医院花几百小时跟踪手术,我们的专家会到一线场景里去做调研,去定位问题、思考如何产生价值。”

目前,亮亮已实现正向盈利,服务客户总数达408家,在安防领域,目前,国内已有近20多个省正在使用亮亮的移动警务解决方案。在工业、医疗等多个垂直领域市场,亮亮视野也有着不错的市场占有率。

从2007年Iphone横空出世,到2012年彻底征服世界、改变人们使用手机的方式只用了短短五年。而亮亮从2014年起航,目前已经实现了规模化量产和商用,正向更远的目标进发。只要技术过关,再足够集中到产业上,也许真的就会像吴斐说的那样,产生摧枯拉朽的效果。

再有五年,说不定就会是AR的天下。而安防警务以及更多行业,也都在等待着更有力的变革。

声明: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,目的在于信息传递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,请联系我们。
侵权投诉

下载OFweek,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

还不是OFweek会员,马上注册
打开app,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>